克拉拉啦

半退。会把文写完的,也算是给我的文一个完结。

还有一个星期要期中考试了,这个星期我要复习,等我考完试再回来更,大家等我呦!手动笔芯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三十一)

    “天道!?”热巴喃喃道,作为一名21世纪的女性,她之前是不信鬼神的。可是在经历了穿越这件事情,自己也变成了神仙中的一员时,热巴不得不直面这个事。只是。。。天道到底是什么呢!?
    第二日,大家都起晚了,除了陈长生,他那近乎苛刻的作息表被他严格执行。
    午饭过后,唐三十六也过来了,只是脸色不太好看。看来,应该是没有得到他爹的谅解。
    陈长生拍了拍唐三十六的肩,走吧,去看看那个石板。”
    一行人和易茯苓来到了后院。后院地上,十二快青石板上布满了相互交错的裂缝。
    “看来,你是要想其他办法回去喽。”落落幸灾乐祸得看着易茯苓。
    易茯苓看着地上的石板,又想到了被抓走的父亲,庭君哥哥,一下子抓住了旁边的落落:“都是你们的错!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在这里!”
    落落随手甩开易茯苓,“喂!你不要不识好歹好不好!当初要不是我们,你早就冻死了!”
    热巴看着眼前破碎的石板,拉了拉陈长生,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个石板好像在吸收天地灵气。”
    听了热巴话,陈长生蹲下身,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石板,果然,石板正缓慢吸收着灵气。
    站起身,向热巴点了点头。热巴见陈长生点头,刚想和易茯苓说,她有希望回去了,却被陈长生拉住了。“现在不要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日子就在陈长生等人读书,练武,等青云榜更新中过去了。而易茯苓,则悄悄开始准备离开。
    到了青云榜换榜的那一天,陈长生,热巴,落落,唐三十六还有轩辕破早早等在了国教学院门口的青石壁前,等待自己的排名还有天机老人的评语。
    陈长生心知,青云榜和现在的自己还有凤九没有任何关系——他在没能洗髓成功的前提下,根本没有资格进入青云榜,哪怕他是天机老人的亲生儿子也不行。    
    至于凤九,她已经不需要任何榜单的排名或是激励了,因为,她已经够强了。
    “青云一百四十八,国教学院,轩辕破。”  这时,一位老人的声音从青石壁上篆刻的传音阵法中传来。 
    轩辕破这时候也很震惊,只是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登上了青云榜。
    虽然他只是排在青云榜的第一百四十八名,按照宣读顺序以及往年的惯例来看,大概便是这次榜单的最后一名,看似并不如何显眼,但要知道,除了魔族之外,人妖两族所有二十岁以下的少年强者,都有资格竞争青云榜上的位置,要登上青云榜,是件无比困难的事,在京都诸学院里,一直流传着想登青云榜,难以登青云的说法,能够上榜,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唐三十六踮起脚拍了拍轩辕破的肩膀,把依然处于震惊错愕傻愣状态里的少年惊醒,感慨说道:“可以啊,你最近做了什么事情?半夜的时候偷偷翻院墙出去和谁打过?难道你回摘星学院找场子去了?”          
    轩辕破摇摇头说道:“我天天和你们在国教学院里吃饭煮饭,根本没有出去过。而且青藤宴上,我伤还没好,根本没有出手啊。”   
    唐三十六吃惊道:“那你怎么就进了青云榜?”      
     轩辕破老实说道:“我也不知道。”
     唐三十六震惊无语,心想这个家伙刚从妖族万里迢迢来到人类世界不过半年时间,重伤未愈,连架都没有打过一场,就进了青云榜,难道是天机老人老糊涂了!?  
    “行了,别闹了,听听天机老人的评语吧”陈长生打断了唐三十六的发散性思维,虽然不知轩辕破是如何进入青云榜的,但想必天机老人的评语中应该会有原因。
    青石壁上的传音阵法又有了声音,天机老人对轩辕破做的点评,很简单, “真元沛、力大,伤可愈,若能觅得秘法,可期,运极佳,于京都遇明师,故为榜末。”
    落落听了天机老人的点评,对陈长生笑了,“我就说嘛!我白落衡的师傅,是最厉害的!哈哈”
    青云榜最重要的作用是激励少年天才们奋勇向前,所以每次发布新榜单的时候,为了避免争论,都会给出点评,或者说是理由,那寥寥数句评语非常简单,却非常精妙,而且所有人都会信服,因为那几句评句,是由天机老人亲自写的。       
    轩辕破认真地听着,心想自己的老师是落落殿下,那自然是非常好非常好的,而殿下的老师他下意识里望向陈长生。先生解决了妖族经脉结症的问题,自然也是非常好的!遇到先生还有落落殿下,是他轩辕破最大的福气了!
    已经知道自己排名得轩辕破放松下来,脸上又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倒是落落和唐三十六,见轩辕破都入了青云榜,心里紧张起来。
    不一会儿,已经报完了第三十七名,接下来自然便是第三十六名,陈长生最熟悉的三十六,唐三十六的三十六。       
    那个人不姓唐,不叫唐棠,也与汶水没有关系。
    热巴看着唐三十六,有些担心说道:“不会有问题吧?”      
    唐三十六神情不变,强装镇定,“看来,这次进步了。”       
    只是,他这话说的毫无底气——怎么看他都没有落榜的可能,那么,不是三十六便应该在更前面,可是他又想不明白,自己的位置凭什么在前面,就凭青藤宴上他自己都不怎么看得下去的表现?
    青藤宴上,在落落和七间比试完后,唐三十六接受了庄换羽的切磋邀请。可惜最后惨败,不过也让唐三十六有所悟,也算是有收获。
    这时,传音阵法中的声音已经报到了第三十二名了。“青云第三十二,国教学院,唐棠。”   
    “唐棠?唐棠是谁?”热巴一时没反应过来。“哦哦哦!唐三十六,我一直以为你就叫唐三十六来着!原来你叫唐棠啊!”一旁的落落和轩辕破也跟着点头,表示认同。
    唐三十六微微挑眉,说道:“我就不喜欢被人叫唐棠。再说了,我叫三十六,是为了激励我自己!”
    话虽如此说着,他眉间的喜色却是掩之不住,除了喜色之外,还有些茫然,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前进四位。就像轩辕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进青云榜一样……不过他懒得去想这些事情,他首先要享受自己三十二位的荣光。
    陈长生调侃他道,“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唐三十二了?”
    “去去去,你们以后还是叫我唐三十六吧,都已经听习惯了!”唐三十六推开陈长生压在他身上的手臂,“好了好了,快听听评语!”
    传音阵法中,随即传来了天机老人的点评,“此子太懒,不然早入前十,现在遇着机缘,不能再懒,甚妙。”       
    陈长生,热巴,落落还有轩辕破的目光落在唐三十六的身上,眼中带笑。
    唐三十六再如何厚脸皮,在被天机老人这等绝世高人做出如此点评后,也无法继续保持神情不变。       
    他有些尴尬说道:“现在不懒了,不就行了?”      
    他明白青云榜评语里说到的机缘,应该便是离开天道院,去往国教学院,再准确一点说,就是遇到了陈长生。       
    有陈长生这样的同伴在身边,谁好意思继续懒下去? 
    天机老人继续报着,其中又他们熟悉的名字,也有不熟悉的名字。
    第十一名庄换羽,第十名七间,第五名关飞白。
    已经到第五名了,却还没有听到落落的名字。落落也渐渐露出了焦虑的神情。
    第四名,依然不是落落的名字。这说明落落进了青云榜前三。
    落落能够排进青云榜前三,说明她已经站在了同龄者这个时代的最高峰上       
    从这一刻开始,她将不仅拥有无比高贵强大的血脉,也将拥有无比高贵强大的地位,而且后者是她自己苦苦修行而来,与她的姓氏无关。  
    唐三十六脸色微白,不可思议说道:“这怎么可能” 
    传音阵法中,终于传来了落落的名字。“青云第二名,国教学院,白落衡。”
    “血脉强大,已越过血脉障碍,前途无量。”
    落落看着眼前的青云榜,愣住了,直到听到天机老人的评语,才反应过来。
    “谢谢师傅,多亏师傅帮我解决了经脉问题,要不然我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落落知道,要是当初,她没有遇见陈长生,说不定,今日还在为妖族经脉问题的烦恼。怎么可能能够成为青云第二!
    热巴看着欢欣鼓舞的几人,心里也为他们感到高兴。看着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陈长生。她感到很骄傲!
轩辕破的伤会被他治好,落落修行遇到的问题,也是他解决的,国教学院今天三人登上青云榜,这些都值得她为他骄傲。
    只是,热巴忽然又想起了昨夜司命所说的话,“天道。。。。吗?”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三十)

    众人来着这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心中大骇,这个年轻女子竟然是聚星境巅峰的高手!
    莫雨和徐世绩心中大震,人族竟然有那么年轻的聚星境高手,怕是背后势力不可小觑!
    落落站在热巴身后,看向众人,眼中警告意味十足。
    就在众人对峙的时候,门又被打开了。
    “师傅!”看清门口那个身影,落落一扫身上的戾气,脸上的骄傲更盛。
    看到陈长生来了,陈留王说道,“国教学院的这位姑娘,实力之强,怕是在做各位都难以匹敌。不如,我们改文斗吧。就设两局对战,若国教学院能赢得一局,便能使众人信服。”
    “我来应战。”陈长生请战。
    陈留王点点头,“你二人文斗,口谈招式,须有人演练。方知胜负。”
    离山剑宗七间和落落自动请缨。
    众人将大殿中央空了出来,落落和七间的比试就在这里进行。
    “辛苦你了,凤九。”陈长生乘着落落和七间准备的间隙,看着拿着陶铸剑的热巴,知道她内心压力也不小。
    “你怎么样了?”热巴摇摇头,问道。
    “已经洗髓了,银线也褪了不少。”
    “太好了!”
    热巴笑靥如花,让那本就绝美的面容又增色不少。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咳,比赛开始了。”陈长生感受到周围陡然增多的目光,轻咳一声。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旁人见到这样的凤九。
    七间手握剑柄,缓缓将剑从鞘中拔出。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自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油然而生。       
    “钟山风雨动蛟螭”落落听到陈长生的话,她知道这是风雨钟山剑诀里的内容。
    她下意识里握鞭转腕,左膝微屈,真元随意而上。然后她觉得自己握着鞭柄的手热了起来,一鞭向七间刺去。
    “东林七星剑第三式。”对面苟寒食的声音响起。
    七间想右旋身,躲过了落落的落雨鞭。随即踏上落雨鞭,向落落欺身而去。
    陈长生声音再次响起,“揽雨入怀。”
    “苍崖九变。金乌剑起势。”苟寒食反应也不弱,立刻报出了接下来的招式。
    “倒金乌。”
    “轰”的一声,落落和七间相遇,她们手中的武器相遇,无数厉风呼啸而起,绕着他们的身体狂舞,拂动他们的衣衫,发出啪啪的碎响,就仿佛有一场暴雨,落在了天道院外的青藤上!       
    “撩天第三剑。”苟寒食又报出一招。
    七间听到苟寒食的话,猛得发力。落落的落雨鞭和七间的剑立刻分开,然后又相遇。
    陈长生迟迟没有说话,落落也不知下一步该出哪一招,只能防御。
    热巴见陈长生没有回应,有些着急,“长生他怎么还不说下一招啊!”
    唐三十六也是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倒是一旁的庄换羽开了口,“苟寒食气势强硬,陈长生经验不如他。看来,是要输了。”
     “雪晴,冰壶,鱼旋。” 听到陈长生的声音,热巴连忙又将视线投到了落落和七间身上。      
    这是几个听上去有些古怪的词。
    雪晴,是分居东西方向的两颗星辰。
    冰壶,是分居南北方向的两颗星辰。
    而鱼旋,是分居东南方向的两颗星辰。
    星辰万古恒定不移,尤其是那些著名的星星,地面上的人们从老到幼,都能清楚地记得它们的位置。落落怔了怔,不明白这是意思, 这是方位?       
    难道要向着夜空里斗星的位置刺出?
    忽然间,落落醒过神来。       
    雪晴之间,可以画一道线。      
    冰壶之间,也可以画一道线。鱼旋亦是如此。      
    两道线交会的地方,便是夜空里唯一的那个点。       
    落落手里的风雨鞭,已经刺向了空中的那个点。风雨鞭集百束风雨为一线,变成了一把剑,剑意大盛。
    来自钟山的剑意,凝成风雨,仿佛无视时间与空间,就要准确地刺中夜空里的那个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苟寒食突然站起身,“我认输!”          
    落雨鞭停在了七间的咽喉,还差一分,落落就要刺去七间的咽喉了。
    见落落差点就要杀了七间,热巴心脏也是猛得一跳。不过,索性最后平安无事。随即,热巴意识到,他们这是“赢了?”
    “我们赢了!give me five!”热巴举起手,像和唐三十六还有轩辕破击掌庆祝。却见他们正看着她,和她举起的手。
    “额,我是说,击掌!我们赢了!”热巴环顾四周,看看坐了一圈的各学院,得意得笑了。
    大家回到殿前,陈留王笑了笑,“既然国教学院已经赢得一局,那么国教学院不必再接受挑战了。至于离山剑宗的提亲,”陈留王看了看靠在柱子上的秋山君,又看了看一脸阴霾的徐世绩,遗憾得摇了摇头,“就此作废。”
    好好的一场青藤宴,今年确实如此收场。陈长生感受着看向他或隐晦或明显的目光,有些无奈。之后的日子,看来是有麻烦了。
    陈长生,热巴,落落还有轩辕破一同回了国教学院,至于唐三十六,应该是回家谢罪去了。
    国教学院内,易茯苓正拿着扫帚,在国教学院的大门口扫着地。想起这几日的遭遇,易茯苓握着扫帚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
   那个叫落落的女子,就是拿她当下人在使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简直可恶!还有那个额间有凤尾花的女子,更加气人!竟然连正眼都不看她!
    想到这里,易茯苓是越扫越用力。就在易茯苓正发泄着她的不满的时候,陈长生等人回来了。
    “咳咳咳”还没到国教学院门口,陈长生,热巴,落落还有轩辕破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灰尘。
    走到国教学院门口,发现是易茯苓在扫地。
    “喂!易茯苓,你在干嘛!”落落生气得向易茯苓喊到。
    “你,”没长眼睛啊!易茯苓刚想讽刺落落几句,看见了现在热巴身边的陈长生,一下子收了声“我在扫地。”
    “扫地!?”落落被气笑了,“知道的你是在扫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撒灰呢!”
    看到陈长生也看向她,易茯苓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没说话。
    “算了,落落。我们进去吧,大家都累了。”陈长生看热巴露出一丝疲态,说道。
    “等等,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回去!”易茯苓见他们都打算走了,连忙说,“我走的时候,我父亲为了救我,被坏人抓了,我要回去救他!”
    陈长生回头,这个姑娘毕竟是他们召唤过来的,自然还是要帮忙的。不过,他看了眼热巴,“我们今日都累了,不如等到明日,大家都休息好了,再帮你找找回去的方法如何?”
    易茯苓只得答应。
    夜,一觉睡到大半夜的热巴被饿醒了,起床坐在桌旁,从空间掏出桂花糕吃起来。
    “小殿下。”忽然身后有声音传来。
热巴被吓了一跳,猛的回头,原来是司命星君。“司命,是你啊,吓死我了!”
    “小殿下这么急找小仙来,所谓何事啊?”司命问着,同时拿出了热巴的笛子,递了过去。
    “嘿嘿,司命,你帮我查查命簿,让我看一眼陈长生的命运吧!”热巴凑到司命身边,接过笛子,有些讨好得笑着。
    司命听到陈长生的名字,眼睛中闪过一丝诧异还有了然。怪不得他的命运中多了那么多的空白,原来是小殿下在他身边。唉,帝君,你要不是再不抓紧,你的老婆怕是要被抢了。
    司命虽心里想了许多,面上不显。拿出了命簿,翻了几页,将命簿递给了热巴,“小殿下,这就是小仙为陈长生安排的命运。”
    “这,怎么那么多空白!”命簿上,陈长生之前的命运被写得清楚,为了要替人族太子改命,而被创造出来,背负了原本太子的命格,身负星辰之力,注定过不过二十岁。
    六岁那边用自己的血救了徐有容,从此定下婚约。
    十九岁时下山寻找能够续命的方法,路上结识了徐有容,落落,唐三十六和轩辕破。可之后,就变成了空白。
    “那是因为,他认识了殿下您。”司命淡淡得回答道,“我只能编写凡人的命运,可小殿下不是凡人,这命簿无法左右您,所以之后的命运都变成了空白。”
    “那,那陈长生的命运会怎么样!?”热巴连忙问道。
    “之后的命运如何,就要看天道的安排了。一切皆由天道安排。”司命拿回热巴手上的命簿,行了一礼,便消失了。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九)

    落落拍了拍热巴,“凤九姐姐怎么办呀,师傅还没来!他们马上就要正是结亲了,要不我们替师傅退婚。”
     热巴望了望门口,也开始紧张起来。“再等等吧。”
接下来,便是订亲仪式三问里的最后一问。
     大周朝的礼节并不繁复,主要来自于国教的相关道典,随着国教日渐兴盛,周礼也随之推展到南方,南方使团今日提亲,完全按照周礼进行,倒不纯粹是尊重女方,他们自己也是如此。
     所谓三问,便是问天地,问亲族,问君师,可会反对这门婚事,最后一问,则是问世间。
     之所以在周礼里会有这三问,尤其是最后一问,名义是给世人最后一次指出男方或者女方隐藏着的问题的机会,而实际上,极少会发生这种事情,而更像是给男方或者女方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一般情况下,订亲仪式上很少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那意味着同时得罪男方和女方,今天很明显,婚事双方都不可能反悔,于是最后的问世间,自然便是个过场。
     徐世绩脸上带着笑容,“我家小女就有劳秋山君顾惜了”
     陈留王站在殿前,看着殿内的数百人,微笑问道:“秋山君欲与徐有容结为夫妻,可有人反对?”
     “凤九姐姐怎么办,怎么办啊,师傅还没来!”落落急了,紧紧抓着热巴的手。
     问世间是要问三次的。
     陈留王温和而笑,再次问道:“有没有人反对?”
     殿内依然安静,人们的脸上满是祝福的微笑。
     陈留王看了徐世绩一眼,微笑以示祝贺。
     徐世绩轻捋短须,不再刻意矜持,点头致意。
     陈留王望向殿内,最后一次问道:“有谁反对吗?”
     “我反对!”热巴拿出婚约,正准备站起身反对,却听到有人先她一步叫了出来。
     热巴看向门口,秋山君从门口缓缓走了进来。
     看到是秋山君,离山剑宗的人变了脸色。坐在席上的     
陈留王也非常惊讶。
     “离山剑宗秋山君,拜见陈留王殿下。”秋山君行了一礼,面容平静。
     坐在陈留王身边的徐世绩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透着些许难堪。
     陈留王拍了拍徐世绩的肩,看着眼前的这个南方圣女,脸色依旧温和,“秋山君,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
     “既然陈留王殿下问了是否有人反对,那么我反对。”对上陈留王的眼神,秋山君面容平静的而坚定。
     陈留王自然看出了秋山君的认真,收了笑容,“那么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秋山君自知师妹于我只有兄妹之情,未存夫妻之想。我虽心悦于师妹,却并不想如此强迫师妹下嫁于我。望陈留王殿下还有徐神将成全。”秋山君一直喜欢徐有容。并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天龙天凤血脉,而是因为徐有容这个人。但他深知,徐有容并不喜欢他,若是这婚约这么定下来,想必有容一定不会开心。
     就在此时,落落乘热巴不备,绕过她走到了殿前。
     “今日,我要替我师傅退婚!”
     陈留王有些头疼,这一件事儿还没解决,又来一件。看了看落落,还不能拒绝,真是头疼。
     “哦?不止落落殿下的师傅是何人?又是退谁的婚呢?”陈留王问道。
     “我师傅是陈长生,要退徐有容的婚约!”落落一字一顿说着,生怕别人听不清。
     听到徐有容竟然有婚约,刚刚还一片寂静的大殿立刻嘈杂起来。
     不仅徐世绩和莫雨的脸色大变,秋山君和离山剑宗的人也变了脸色,脸上阴晴不定。
     “你是何人!?竟敢羞辱我离山剑宗!”苟寒食往前踏了一步,质问落落。
     “开玩笑,谁能指使得了我堂堂妖族公主啊!”落落翻了个白眼,不满的说。
     一旁的七间也忍不住了,“我从未听闻有你师傅这样的未婚夫。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婚书够不够?”热巴走到殿前,无视了一旁的离山剑宗和徐世绩,将婚书取出,递给了陈留王。
     “这封婚书严谨缜密,徐府徽记,清楚可鉴。写明只能由男方毁约,上面还有徐太宰的亲笔签名。这婚书”陈留王看了脸色难看的徐世绩,顿了顿,“是真的。”
     “是真的就好,今天,我们就替师傅退婚!”落落见陈留王确认了婚书的真假,向七间挑了挑眉,开口说道。
大殿上,一片寂静。一场本该举世瞩目的佳话,最后却变成了闹剧。
    便在这时,殿外的天空里传来一声清亮的鸣啸。          
    一只白鹤破空而出,浑体洁白如雪,飘飘然落在了大殿的地面上,细颈微转,神情淡漠孤傲。       
    场间有不少人都识得这只鹤,比如徐世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比如苟寒食等离山弟子,他们曾在师兄的茅舍外见过这只白鹤数次。       
    陈长生也认识这只白鹤,只不过已经有数年时间未见,看着这只白鹤,有些怀念。    
    这只白鹤来自南方,带来了徐有容的一封信。      
    莫雨看完了那封信,把信递给了陈留王 。
    陈留王看着那封信,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精彩。随后,缓缓将信上的内容读出。'有容心奉大道,无心情爱。待周园事了,不日,将继承圣女之位,一心奉道。'
    言下之意,徐有容既不会嫁给陈长生,更不会是秋山君。
    坐在天道院的唐三十六忽然大声说道,“青藤宴是青年天才互相切磋的盛宴,还打不打了呀!?”
秋山君此时心情有些复杂,他既气愤于陈长生竟然不要他的师妹,又欣喜于有容能和陈长生从此撇清关系,又对有容的话而感到失落。
    苟寒食看了看脸色有些怪异的秋山君,以为是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内心不忿。徐有容也算是他们的师姐。长辈受辱,他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沉默片刻,“离山剑宗挑战国教学院!”
    “国教学院重开,必须有真材实料。今日,国教学院要受尽质疑者的挑战。”徐世绩在一旁添了一句,女儿被当众退婚,他又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离山剑宗七间挑战国教学院。”
    “国教学院白落衡应战。”
    一直没有说话的莫雨,忽然开口,“殿下,陛下嘱咐过,您不可以参加任何比试。如果您有半点闪失,我们不好向白帝交代。”
    落落面露犹豫之色。
    同时,现在旁边的唐三十六此时内心也在煎熬,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自己安安分分得读完天道院,如果我现在加入国教学院,恐怕不能善了。可,唐三十六环顾四周,想要挑战国教学院的人不少,他们是自己的朋友。
    最后,唐三十六咬了咬牙,大不了回去被父亲打死,“我来应战!我唐三十六从今日起,退出天道院,加入国教学院!”看到一旁天道院的院长要开口,又加了一句,“谁都不必劝我,今日,这国教学院,我入定了!”
     热巴看着落落,唐三十六,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轩辕破,内心非常感动。这种感动是她从来没有在现代感受过的。让她又燃又有点想哭。
     热巴将陶铸剑执于手中,法力运转,“今日,有质疑我国教学院的人,尽管来挑战!”

   
   
   
   
作者的话: 我会加油的!给大家笔芯!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八)

    第二天一早,陈长生便和大家告别,去朱砂那里闭关,冲击洗髓了。
    热巴正要出门去补充点零食,“凤九姐姐!”落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热巴回头看向落落。
    落落见热巴停下来,一路小跑,勾住了热巴的手臂,“凤九姐姐,一起出去吧,好久都没逛街了!”
    “好啊,走吧。”热巴话音刚落,就被兴致高昂的落落拉出了国教学院。
    街上,落落和热巴左手一个桂花糕,右手一串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空间里更是新增了好多零食。
    “哎,凤九姐姐你看,那边怎么那么热闹,我们也去看看吧!”落落忽然看到前面好多人聚集在那里,一定有什么事儿发生。没等热巴回答,拉着热巴就往人堆里面挤。
    站在最前排的人,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推他,气愤地回过头,发现是两个顶顶好看的小姑娘,顿时没了火气。默默给她们让了地方。
    被围在人群里面的是一个小摊子。正为了一批货在争吵。
    “原来是离山剑宗的人。”落落嚼着糖葫芦,口齿有些不清。“听说啊,离山剑宗这次过来,除了来参加青藤宴,还要正是替秋山君向徐有容提亲。”
    “提亲!?”热巴有些惊讶,到时候长生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这可怎么办啊!
    热巴顿时没了逛街的心情,“落落,我们回去吧,东西都买得差不多了。”
    “啊?哦。”虽然对热巴心情低落感到疑惑,但还是跟着热巴回到了国教学院。
    “凤九姐姐?你怎么了呀?怎么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呀?”落落小心翼翼地问着热巴,生怕一不小心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热巴看着落落,心里纠结要不要告诉她。本来青藤宴退婚没什么,可现在离山剑宗要提亲,这事情有可能会闹大。
    “长生和徐有容,有婚约。”最后热巴还是告诉了落落,两个人想办法总比一个人强不是。
    “什么!婚约!那到时候离山剑宗的人还不恨死师傅!”落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随即想到了青藤宴,“不行,我要去找徐有容,问问她到底什么情况!”
    热巴抬手拉住了往外冲的落落,“长生和有容已经商量过了,长生会在青藤宴上退亲。只不过,到时候长生会有很多敌人啊。”
    “哼,有我白落衡在,看谁敢欺负师傅!”落落冷下脸,眼中,满是杀意。
    到了青藤宴当天,陈长生还没回来。热巴给他留了音讯,便和落落,轩辕破去了条青藤宴。
    至于易茯苓,知道自己身处异地,要倚仗他们,自然乖巧了许多。留在了国教学院打扫。
    这次的青藤宴由天道院举办。下了马车,便有天道院的学生过来引路“这边请。”
    石路尽头是一座极大的建筑,足够容纳数百甚至上千的宾客。       
    楼内幔布轻飘,横纹硬木制成的桌前,已经坐了数百名年轻的学生。
    在这些散布在幔布之间的百余张食案之前,还有极大的地方,以黄花杏木为栅,隔出了若干个单独的区域,那是留给今夜的主持者、来宾以及青藤六院学生们的位置。
    今年最好的位置属于天道院,那些穿着黑色院服的年轻人神情淡然,并不刻意骄傲,却骄傲到了极点,唐三十六赫然也在其中,脸上带着热巴,落落还有轩辕破不曾见过的冷漠。
    在天道院的并排的区域里,坐着摘星学院的学生,神情泰然自如,坐姿稳重如山。      
     旁边还有三座学院:宗祀所、离宫附院,再加上青矅十三司。 
    天道院自不用多言,历史悠久,向来号称大陆最强,当代教宗以及前代南方教派的圣女,都出于此间,国教没有总坛或者总殿,教宗大人处理教务的居所便在离宫,离宫附院自然极为强大,宗祀所司祭祀,持国之重器,也自然不凡。
    摘星学院是大周军方将星的摇篮,在人类击败魔族的战争里,做出过最大的贡献,地位非常特殊。      
    青矅十三司则更加特殊,这座学院专门修行青矅引十三经书,以女子为主,与南方圣女峰关系密切,经常交换学生,徐有容当年启蒙之初,便是这座学院里读书修行。
    在青藤诸院最好的位置旁边,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里,同样用黄花梨木隔出了一片区域。        那片区域很小,只有一张小桌子。
    但那个位置,与青藤诸院的位置是平行的。      
    位置是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传统。 
    就在望向那个区域,望向那张小桌子的目光越来越多的时候,热巴,落落和轩辕破缓缓走了进来。
    周围议论的声音变多了起来,他们既惊讶于热巴和落落的容貌,又对国教学院竟然有新生而感到讶异。
    一旁的天道院大师兄,庄换羽,看到落落眼睛微亮。
    “这不是小师妹吗?她怎么来了?” 庄换羽的师弟看到了,低声惊呼道。
    庄换羽整理整理院服,想上前搭话,一旁的弟子拉住了他,指了指已经落座的徐神将,莫雨和陈留王。
    青藤宴开始了。
    殿上乐舞曼妙,各学院品尝着醇酒佳肴。一派歌舞升平之像,丝毫看不出大比之前的紧张。
    舞乐刚歇,离山剑宗的人起身上前。为首那位年轻人神情温和,亲切至极。而他身后两人,面色冷峻。
    “晚辈离山剑宗苟寒食,拜见陈留王殿下。”苟寒食三人向陈留王行礼。
    “免礼。”陈留王微微抬手。
    “晚辈这次前来特代表离山剑宗向东御神将府徐神将提亲。离山剑宗秋山君祈请与徐神将之女徐有容缔结姻缘。”苟寒食看着席上的陈留王,徐世绩还有莫雨,面带微笑。
    徐有容拥有真凤天赋血脉,千年难遇,秋山君拥有龙之血脉,亦是惊世骇俗,而且圣女峰和离山都是南方教派的重镇,算起来他们是同门的师兄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天作之合。 
    大周王朝同样很愿意看到这门婚事成功,圣后派莫雨亲自前来见证这门婚事,已经说明了她对这门婚事的重视。
    国教南北,人心南北,都将因为这门婚事而更加团结,对抗魔族的战争更有胜算。这是整个人族都乐意见到的。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七)易茯苓特辑

    易茯苓一路跑出了百花巷,来到大街上。易茯苓惊讶地发现街上牌匾上的字,她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怎么可能。。。这里到底是哪里!?”易茯苓沿着街道一家家店铺看着,希望能够看到哪怕一个,她熟悉的字。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字。易茯苓看着从她身边路过的百姓,还有陌生的衣着。。。
    “我难道。。。是来到了了其他的大陆吗?”易茯苓喃喃着。
    就在易茯苓在街上游荡时,陈长生等人,正在为落落过生辰。
    热巴得知落落要过生日,翻遍了空间,终于找到了可以送给落落的东西。
    是一颗麒麟株,凤九小时候因爱吃麒麟株,但麒麟株独生于西天梵境,不能存活于异地水土。即使白凤九花了死力想在青丘培一颗出来,投进去三百年时光,还为此落了课业遭了好几回她爹的毒打,可麒麟株依然不能再青丘存活。后来,她折腾的累了,就没再提了。
    这颗麒麟株,是空间里的最后两颗之一了。这麒麟株其实是有洗刷血脉的作用,但对于她们这种仙体是没有用的。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零嘴。但对于凡间的血脉来说,却应该不亚于灵丹妙药了吧。
    天天客栈内。
“祝我们的小太阳,落落公主生辰快乐。”
听到大家的祝福,落落也少有的有些害羞,“也祝大家能够在青藤宴上取得好成绩!干杯!”
大家举起了酒杯,“哎,也给我到点吧。”陈长生举起空酒杯,让轩辕破也给他倒一杯酒。
“师傅,你不是说喝酒有害健康,从不喝酒吗?”落落停下了准备拆礼物的手,疑惑得看着陈长生。
陈长生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今天高兴嘛,破例一次。”
热巴把目光从桌上的菜移开,听到陈长生的话,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谢谢大家送我的礼物,我都好喜欢呀!嘿嘿。”落落甜甜一笑,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礼物她并不是没有收过,但小伙伴的心意让她觉得这些礼物比以前收的所有礼物都要珍贵,都要让她欢喜。
陈长生从无垢剑中取出一个木箱,“生辰快乐,我的小徒弟。”
落落激动的打来了木箱,“哇!这么多!”木箱中被塞的满满当当。有各种丹药,玉石,阵法。。。
唐三十六和轩辕破见了,也很惊讶,这些东西,怕是要废不少功夫啊。只有热巴,看到这些,内心的不安又增加了几分。
“每一件都想送你,索性就全都送了。希望你日后的每一日,都像今天这样,美丽,快乐。”陈长生看着他的小徒弟,希望他这个小徒弟能够一直快乐下去。他若是改命不成功,怕是没有多少时间来教导她了。
“谢谢师傅!”落落一把抱住陈长生,像只撒娇的小老虎。
“落落,给,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热巴右手一翻,将麒麟株递给了落落。
落落在热巴将麒麟株拿出来的那一刻,就闻到了一股清香,不断吸引着她。一旁的轩辕破更是双眼直勾勾得看着麒麟株,咽着口水。
落落接过麒麟株,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能让她如此失态,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热巴看了看周围的客人,让落落附耳过来,告诉了她麒麟株的功效。
“啊!谢谢凤九姐姐!”落落知道麒麟株的作用后,立刻将它放入了百宝袋中,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就在热巴将麒麟株送给落落的时候,陈长生也将自己准备的礼物给了轩辕破和唐三十六。
    店小二将寿桃端了上来,看着这寿桃,热巴忽然感受到了危险。
    “小心!”热巴和陈长生同时出手,将小二手中的寿桃打了出去。
    果然,寿桃在半空中发生了爆炸。
    落落,唐三十六,轩辕破有些后怕,立即抽出了武器,眼神盯着店里的其他客人,戒备起来。
    唐三十六有些不耐烦,右脚向前踏出,手里的汶水剑耀着满天的星辰,向对面卷了过去,剑气撕裂夜空,其间隐隐有火光乍现。
    落落右手从腰间解下落雨鞭,鞭如电般刺出,带着风雨向刚才的递来寿桃的小二呼啸而去。
    而轩辕破由于之前的受得伤还为痊愈,只能用单纯的拳脚应对。但靠着熊族的天生神力,不过这些虾兵蟹将但也不是他他的对手。
    这些敌人仿佛没有野草一般,杀了一批,又有一批涌了出来。
    热巴全力运转着法力于陶铸剑,向出口的方向挥出一剑,剑芒所到之处,人鬼避退。
    “走!” 陈长生见热巴打开了一个缺口,连忙带着落落他们撤退。             
    众人回到国教学院,发现早上跑出去的易茯苓正坐在国教学院的门口。
    “呦,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说我们是骗子嘛!?”落落今日好好的生辰被搞砸了,心中本就不爽,又看到易茯苓竟然又回来了,能给好脸色就怪了。
    “我,”易茯苓听到落落的讽刺,心中气愤,但她现在身处异地,无处可去。只能又回到了这里。她无视落落的话,可怜巴巴的看着陈长生,“我无处可去,能不能。。。”
    “这,那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吧。”陈长生看着狼狈的易茯苓,一个女子在外也不安全,便同意了。
    “哎,师傅,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住在国教学院也不太好,就让她和我一起住百草园吧!”落落见陈长生同意易茯苓留在国教学院,连忙阻止。
    “也是,还是落落考虑得周到。对了,凤九,我有话和你说。”陈长生见热巴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话,自然知道她是生他气了。
    落落拉着易茯苓回了百草园,唐三十六和轩辕破回房休息去了。
    “凤九,你,生我气了?”陈长生拉过热巴,问道。
    “我没生气,你今天给每人都送了礼物,就像,就像。。。”就像在交代后事一样。热巴其实是心疼的。
    “我没事,只是几分礼物罢了。”陈长生从怀中拿出和徐有容的婚书,递给了热巴。“这是我和有容的婚书。”
     “婚书!?”热巴惊讶的同时,还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毕竟他们是男女主角啊。
    “你这是吃醋了?我和有容商量好,在青藤宴上退婚,但我要去小黑龙那里闭关,冲击洗髓。若是我青藤宴那日迟到,便由你拿出这婚书。”陈长生将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热巴。
    “谁吃错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记得告诉我,我去睡觉了!”热巴有些不好意思,转身往百草园走了,脸上的笑容却怎么都掩不住。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六)易茯苓特辑

    落落和热巴一夜未眠,坐在书房里,等陈长生回来,是越等越心慌。
    天一亮,落落便派人去了天道院,把唐三十六叫过来,要想办法把陈长生找回来。
    热巴在书房内来回走着,根本没办法平静得坐不下来,心里乱糟糟的。
    自从知道自己穿越的是电视剧之后,再加上白凤九的身份和能力。其实她内心有些对陈长生遇到的困难不以为然。觉得陈长生既然是主角,那么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难题,最后也一定会逢凶化吉。
    可是现在。
    看着已经微亮的天色,又看了看陈长生消失的地方。热巴深深叹了一口气,她,怕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落落拉着唐三十六,把他带到了书房前的小庭院,指着地面,“师傅昨晚就是在这里消失的!肯定是天海牙儿干的!”
    “你确定?”唐三十六看了看满地狼藉的地面,已经相信了。只是这件事牵扯到天海牙儿。听说圣后还挺看中她这个侄子的,要是真的闹起来,他们怕是讨不了什么便宜。
    落落越想越气,要是师傅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他是圣后的侄子,她也要他陪葬!“当然啦!我还和他手下交手了呢!我现在要找天海牙儿算账去!”
    “我和你一起去!”热巴和落落气势汹汹地走出了书房,准备去找天海牙儿要回陈长生!
    唐三十六看着她们的背影,无奈得摇了摇头。虽然天海牙儿很麻烦,但还是兄弟更重要!“哎!你们等等我啊,我和你们一起去!”唐三十六也快步走出了书房。
    然而,就在落落,热巴和唐三十六快走到大门口时,陈长生回来了。
    陈长生看着浑身散发着戾气的三人,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沉重的气氛,在看到陈长生的那一刻,便消融了。
    “师傅!”看到陈长生回来,落落心中大定,跑到陈长生身边,拉住了他的手,“师傅,你到底去哪里了呀?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急死了!”
    “长生,你,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才回来啊!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啊!?”
    热巴看到陈长生安然无恙回来的那一刻,心胸的不安,焦急还有那强烈不真实感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对不起,凤九。昨晚,我是被教宗大人带走的。让你们担心了。”陈长生来不及顾及落落还有唐三十六,他轻轻的环抱住热巴,安抚着她。
    热巴等到情绪平缓一些,想到落落和唐三十六还在旁边,一把推开了陈长生,“我我我,我有点饿了,我去做早饭了!”说完,她也不敢去看一旁落落和唐三十六的表情,转头就往厨房跑。
    唐三十六走到陈长生身边,拍了拍他的胸,“可以啊,长生。看来好事将近啊!”
    “师傅,原来你和凤九姐姐”落落伸出两根食指靠在了一起,比了一个在一起的手势,仔细观察着陈长生的表情。
    见他耳朵有些泛红,了然的点了点头。“嘿嘿,师傅,你和凤九姐姐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呀?说嘛,说嘛!”
    陈长生看着向他撒娇的落落,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走吧,吃早饭去。”
    虽然陈长生不理她,但落落怎么会善罢甘休呢,跟在陈长生身后,“师傅,师傅你就告诉我嘛!师傅啊!”
饭桌上。
    “哎,轩辕破,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那么精细的菜啦?可以啊!”唐三十六惊讶地看着桌上和截然不同,看上去精致得多得早饭。
    轩辕破摸了摸头,“今天早餐不是我做的,是凤九做的。”
    “凤九!?”唐三十六向陈长生投去了一个羡慕的眼神。
    “对了,轩辕。你去叫昨天我们救的那位姑娘和我们一起吃饭吧。”陈长生感受到唐三十六的目光,内心也是欢喜的。忽然想起,昨天石板传送过来的女子。放着她一人在房里也不太好。
    热巴捧出咸米粥,放到了饭桌上。“好了,可以吃了。”
    其实本来她的厨艺很一般,但架不住凤九的厨艺好啊。一拿起菜刀,那种熟悉感就涌了上来。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做完一桌菜了。她尝了几口,凤九的厨艺不是盖的。嗯,现在是她的厨艺了,哈哈。
    热巴抬起头,发现看到饭桌前多了一人。是昨天那个女孩子。
    “我叫易茯苓。谢谢你们救了我。”易茯苓看到这么多人,有些拘束。偷偷又看了几眼陈长生,却发现她正看着那个端菜过来的女子。
    她顺着陈长生的目光,看向热巴。浅笑嫣然,一身粉色纱衣,灵动而又温柔。额间的凤尾花,更增添了几分妖异的美。
    易茯苓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她自诩是人族少见的美少女。可见了她。。。
    “你们认识白庭君?或风天逸吗?这样我就可以回去了。”易茯苓故意提起白庭君和风天逸的名字。一个是人族太子,一个是羽皇。想到这里,易茯苓腰板都直了不少。
    “白庭君?风天逸?”唐三十六想了想,没印象。“长生,你听过这两个名字吗?”
    “从未听闻。”陈长生也摇了摇头。
    落落翻了个白眼,懒得睬她。这个人,一坐下来就一直往师傅那里看。不自量力,连我都比不过,还想和凤九姐姐比。
    “怎么可能!?庭君哥哥可是人族太子,风天逸是羽族的皇啊!”看着他们全都不知道白庭君和风天逸,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一点虚假。易茯苓有点慌了。
    “人族哪里有什么太子?羽族?听都没听到过。你该不会是冻伤脑袋了吧。”落落放下手上的水晶包,冷冷得说。
    “你!”易茯苓一下子站起身,被落落接连讽刺,她的脾气也上来了,转身就往外跑。说什么不认识庭君哥哥,风天逸,骗子!
    “哎”陈长生看易茯苓跑出去,想跟上去看看,被落落抓住了手,又坐了下来。“师傅,她都好了。没问题的。再说了她这么大人了,丢不了的。”
    陈长生闻言觉得有理,也没再理会。

大家觉得要不要改男主角,改成唐三十六怎么样?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四)易茯苓特辑

    众人又陪朱砂聊了会儿天,乘着天还没亮,和朱砂告了别并许诺下次再带吃的来看她。
    轩辕破终于将他从后院挖出来的石板清理干净并且把上面的图案拓印下来。正和唐三十六在藏书阁内研究。
    “唐三十六,你说这些像蚯蚓一样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呀!”轩辕破举着拓印的纸,问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看到轩辕破举着的纸上的文字,也是一阵头疼。这些看上去歪七扭八的蚯蚓,他也看不懂。不过,他可不想被轩辕破知道他看不懂。毕竟他也是青云榜上第三十六名的天才!
    唐三十六拿过轩辕破举着的纸,装模作样得看了一阵,“嗯,这些图案有可能是上古的文字。”看到起身拿书的陈长生,唐三十六拿着纸赶紧问,“哎,长生,你怎么看?”
   陈长生将唐三十六手中的图展开,仔细看了几眼,脑中的三千道藏慢慢浮现出来。“这些图案应该是上古篆体的变体,写成这样是为了对应天地自然的变化。”
    听到陈长生的话,唐三十六一脸嘚瑟,拍了拍轩辕破的肩,“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就说是上古文字了!”
    还没等轩辕破回应,藏书阁的门被打开了。“师傅,师傅!来来来,刚出炉的甜汤,快来一碗!”落落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大大小小放了几个碗。
    “师傅,给。嘿嘿。。。”落落端起一个大碗递给了陈长生,又给了凤九一个大碗。然后自己端起了最后一碗大碗,尝了一口。表情甚是享受。
    落落指着剩下的两个小碗,对唐三十六和轩辕破说,“你们怎么不吃啊?快吃吧,不用客气。”
    “你们拿大碗,我们就只能喝小碗!?白落衡,你什么意思啊你!”唐三十六看了看托盘里的小碗,又看了看落落,果断忍不了,炸了。
    轩辕破倒是欢欢喜喜得拿起了甜汤喝起来,只要是殿下给的,都好吃!
    “长生,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好像在看什么东西。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热巴喝着甜汤,问了一句。
    “没有,轩辕破从后院他挖出来的石板上拓印了一些图案。”陈长生正看着落落和唐三十六打闹,颇为无奈。听到热巴的话,他把放在桌上的拓印图递给了热巴。
    一旁的落落和唐三十六分出了胜负,依然还是我们的落落殿下赢了。
    落落凑到热巴身边,一起看拓印图。“哎呀,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试试不就知道了。熊,石板呢?”
    “哦,石板在后院。”轩辕破作为落落的第一忠犬,额。。。忠熊。自然是有问必答。
    后院。
    落落指挥着唐三十六和轩辕破搬运着石板。“哎哎哎,唐三十六,把那块石板挪到那边去!还有你,轩辕破,快到那边去,把那块石板挪过来!”
    当轩辕破把最后一块石板嵌入其他石板中,由十二块石板组成的阵图开始散发出莹莹的光芒。
    落落,唐三十六还有轩辕破纷纷后退,和陈长生,凤九站到了一起。
    石板的光芒大盛,还带着寒风不断向四周侵袭。
    寒风卷起了庭院中的黄土,泥沙,花草。。。
    陈长生等人阻挡着狂风和吹来的杂物。可渐渐的,他们发觉,竟然有雪花吹来,现在可是春天啊。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他们连忙看向石板所在的地方。
    石板上躺着一个昏迷着的少女,脸色苍白,身上还覆盖着一层雪花。
    “这,这谁啊?”落落指着在石板上昏迷着的少女,一脸的荒谬。
    我叫易茯苓,从小,我和爹爹相依为命,生活富裕。
    我还有个哥哥,他叫白庭君,是人族的太子。面容俊逸,性格温和。称得上是浊世佳公子。
    当然,他并不是我的亲哥哥,却对我非常好。我想我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救了庭君哥哥。
    不知不觉,时光飞逝,我成年了,长成了一个美少女,我可以嫁给庭君哥哥,成为太子妃了!
    可我多次暗示庭君哥哥自己的心事,庭君哥哥就是不能知晓我的心意。真是个大木头!
    就在我以为我能够嫁入皇家,成为太子妃,最后成为皇后的时候,因为一次外出,一切都不一样了。
    因为,我遇到了羽皇。初见时,我就震惊于他的美貌。肌肤胜雪,面如冠玉,当他看着我时。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清晰的映照出我的身影,就好像,好像我是他的全部一样。
    他和庭君哥哥截然不同,霸道,蛮横,强势,任性,用做出一些我很讨厌的事情!
    啊,忘记说了。他叫风天逸。
    每次遇上他,总没好事!不是追杀,就是被严刑拷打。要不是庭君哥哥救我,我就死定了!他一定是我的克星!还是我的庭君哥哥好!
    可是,万万没想到,就在我以为我和庭君哥哥两情相悦的时候。庭君哥哥却和我说,他喜欢的是他的婢女,他只不过把我当妹妹!
    我这么一个美少女,比不过那个婢女!!?
    我一气之下,怼了女皇陛下,也就是白庭君的母后。
    在要被捉住的时候,我慌不择路闯进了星辰阁。父亲来救我了!
    父亲救了我,他却被女皇捉住了!就在我我伤心欲绝,走投无路,被人欺负的时候。
    风天逸救了我,他要我陪他喝酒,让我不要在他面前表现的伤心。
    他。。。这是在安慰我?
    我有点委屈。哪有他这么安慰我的,我甩开他的手,不让他碰。
    没想到他一把把我推到了地上,把我一个人丢在了森林。
    我才不要你救,谁稀罕!
    天渐渐暗下来,开始下雪了。身上只穿了单衣。手,脚开始失去知觉了。失去意识前,我依稀看到了一道光。
    手脚渐渐回暖,听到耳边有悉悉索索的说话声,我努力睁开眼。
    看到了一个书生气满满的男子。
    “姑娘?姑娘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陈长生看到一直昏迷的女子醒了,出于一个大夫的职业,照例问问情况。这女子应该只是被冻晕了,没什么大事儿。
    “你,你真好看。是你救了我吗?”易茯苓看着眼前和白庭君一样俊逸,温和的男子,脸颊微红。
   
   

怎么说呢。。。。。。
好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