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啦

半退。会把文写完的,也算是给我的文一个完结。

【三生三世+择天记】当热巴穿越电视剧(二十八)

    第二天一早,陈长生便和大家告别,去朱砂那里闭关,冲击洗髓了。
    热巴正要出门去补充点零食,“凤九姐姐!”落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热巴回头看向落落。
    落落见热巴停下来,一路小跑,勾住了热巴的手臂,“凤九姐姐,一起出去吧,好久都没逛街了!”
    “好啊,走吧。”热巴话音刚落,就被兴致高昂的落落拉出了国教学院。
    街上,落落和热巴左手一个桂花糕,右手一串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空间里更是新增了好多零食。
    “哎,凤九姐姐你看,那边怎么那么热闹,我们也去看看吧!”落落忽然看到前面好多人聚集在那里,一定有什么事儿发生。没等热巴回答,拉着热巴就往人堆里面挤。
    站在最前排的人,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推他,气愤地回过头,发现是两个顶顶好看的小姑娘,顿时没了火气。默默给她们让了地方。
    被围在人群里面的是一个小摊子。正为了一批货在争吵。
    “原来是离山剑宗的人。”落落嚼着糖葫芦,口齿有些不清。“听说啊,离山剑宗这次过来,除了来参加青藤宴,还要正是替秋山君向徐有容提亲。”
    “提亲!?”热巴有些惊讶,到时候长生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这可怎么办啊!
    热巴顿时没了逛街的心情,“落落,我们回去吧,东西都买得差不多了。”
    “啊?哦。”虽然对热巴心情低落感到疑惑,但还是跟着热巴回到了国教学院。
    “凤九姐姐?你怎么了呀?怎么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呀?”落落小心翼翼地问着热巴,生怕一不小心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热巴看着落落,心里纠结要不要告诉她。本来青藤宴退婚没什么,可现在离山剑宗要提亲,这事情有可能会闹大。
    “长生和徐有容,有婚约。”最后热巴还是告诉了落落,两个人想办法总比一个人强不是。
    “什么!婚约!那到时候离山剑宗的人还不恨死师傅!”落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随即想到了青藤宴,“不行,我要去找徐有容,问问她到底什么情况!”
    热巴抬手拉住了往外冲的落落,“长生和有容已经商量过了,长生会在青藤宴上退亲。只不过,到时候长生会有很多敌人啊。”
    “哼,有我白落衡在,看谁敢欺负师傅!”落落冷下脸,眼中,满是杀意。
    到了青藤宴当天,陈长生还没回来。热巴给他留了音讯,便和落落,轩辕破去了条青藤宴。
    至于易茯苓,知道自己身处异地,要倚仗他们,自然乖巧了许多。留在了国教学院打扫。
    这次的青藤宴由天道院举办。下了马车,便有天道院的学生过来引路“这边请。”
    石路尽头是一座极大的建筑,足够容纳数百甚至上千的宾客。       
    楼内幔布轻飘,横纹硬木制成的桌前,已经坐了数百名年轻的学生。
    在这些散布在幔布之间的百余张食案之前,还有极大的地方,以黄花杏木为栅,隔出了若干个单独的区域,那是留给今夜的主持者、来宾以及青藤六院学生们的位置。
    今年最好的位置属于天道院,那些穿着黑色院服的年轻人神情淡然,并不刻意骄傲,却骄傲到了极点,唐三十六赫然也在其中,脸上带着热巴,落落还有轩辕破不曾见过的冷漠。
    在天道院的并排的区域里,坐着摘星学院的学生,神情泰然自如,坐姿稳重如山。      
     旁边还有三座学院:宗祀所、离宫附院,再加上青矅十三司。 
    天道院自不用多言,历史悠久,向来号称大陆最强,当代教宗以及前代南方教派的圣女,都出于此间,国教没有总坛或者总殿,教宗大人处理教务的居所便在离宫,离宫附院自然极为强大,宗祀所司祭祀,持国之重器,也自然不凡。
    摘星学院是大周军方将星的摇篮,在人类击败魔族的战争里,做出过最大的贡献,地位非常特殊。      
    青矅十三司则更加特殊,这座学院专门修行青矅引十三经书,以女子为主,与南方圣女峰关系密切,经常交换学生,徐有容当年启蒙之初,便是这座学院里读书修行。
    在青藤诸院最好的位置旁边,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里,同样用黄花梨木隔出了一片区域。        那片区域很小,只有一张小桌子。
    但那个位置,与青藤诸院的位置是平行的。      
    位置是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传统。 
    就在望向那个区域,望向那张小桌子的目光越来越多的时候,热巴,落落和轩辕破缓缓走了进来。
    周围议论的声音变多了起来,他们既惊讶于热巴和落落的容貌,又对国教学院竟然有新生而感到讶异。
    一旁的天道院大师兄,庄换羽,看到落落眼睛微亮。
    “这不是小师妹吗?她怎么来了?” 庄换羽的师弟看到了,低声惊呼道。
    庄换羽整理整理院服,想上前搭话,一旁的弟子拉住了他,指了指已经落座的徐神将,莫雨和陈留王。
    青藤宴开始了。
    殿上乐舞曼妙,各学院品尝着醇酒佳肴。一派歌舞升平之像,丝毫看不出大比之前的紧张。
    舞乐刚歇,离山剑宗的人起身上前。为首那位年轻人神情温和,亲切至极。而他身后两人,面色冷峻。
    “晚辈离山剑宗苟寒食,拜见陈留王殿下。”苟寒食三人向陈留王行礼。
    “免礼。”陈留王微微抬手。
    “晚辈这次前来特代表离山剑宗向东御神将府徐神将提亲。离山剑宗秋山君祈请与徐神将之女徐有容缔结姻缘。”苟寒食看着席上的陈留王,徐世绩还有莫雨,面带微笑。
    徐有容拥有真凤天赋血脉,千年难遇,秋山君拥有龙之血脉,亦是惊世骇俗,而且圣女峰和离山都是南方教派的重镇,算起来他们是同门的师兄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天作之合。 
    大周王朝同样很愿意看到这门婚事成功,圣后派莫雨亲自前来见证这门婚事,已经说明了她对这门婚事的重视。
    国教南北,人心南北,都将因为这门婚事而更加团结,对抗魔族的战争更有胜算。这是整个人族都乐意见到的。
   
   

评论(5)

热度(10)